拆逆随意

没什么节操,有洁癖的宝宝关注慎重嗷

我、死、了。

世界上没有居无竹这个人了!!!!!

我的cp官方又发糖了!!!!!!

买买买

我疯了,茨茨的剪影旁边是吞吞的剪影,也就是说吞吞还有一个配套的皮肤

我的cp官方天天发糖

我的快乐已经没办法宣泄了

月影双生

“如果命运要我永坠地狱,我偏要逃离生天。”

无双荒x星河荒,水仙向,有车


--

    荒走进温泉时,先是被蒸腾出的水雾呛得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他皱了皱眉,有些不太情愿地迈开脚步朝汤池走去。


    最近京都怪事频频,他贵为天神,自然要带头处理一切事务,这一来二去的搞得心烦不说,连带着精力也快耗尽了。只是那阴阳师还算有点良心,能看出来他眉宇间的疲惫,主动询问他是否应该休憩一番。...


巨星小哥哥人设已崩塌②

茨木:发现暗恋的人也暗恋自己是多么自闭的一件事。

酒吞:我的怀抱常打开,开怀容纳你的身躯。

茨木:…………对不起我想歪了!

前文戳这里


--

5、狂放的吞哥狂放的爱,高冷的茨木眼神很出卖


    七年前。

    茨木双手揣兜,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但他身边那个人似乎一点都没有get到他的点,依然兴致勃勃地拉着他说话:“球球球球,我刚才看到卷卷了,她真的好美啊啊啊啊你说我是不是该上去问她要个签名?!天哪我要疯了我刚才竟然没有想起来这茬!!”

    茨木把...

木木的毕业记事

满目的你,满心的情欲。

酒茨平(gou)淡(xie)恋爱日常。一发完。


--

路人姑娘的日记:

11月14日 星期五 夜间晴

    今天和基友去看了《毒液》,天哪毒液到底是何方小可爱鸭!我以为会看到这样的o((⊙﹏⊙))o.结果我看到的是这样的(づ ̄3 ̄)づ~原谅我可怜的词汇量只能允许我用颜文字来描述,1551我是个辣鸡。

    看完电影后我和基友打算去逛百盛,然后我就在下天桥的电梯上看到了前二十年的人生中最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比毒液可爱999次方的一幕——...


【荒御】如果我是学霸你敢爱我吗·中

荒:卿本佳人,奈何太蠢。

御:深渊少女你爱不起。

荒:但我心甘情愿。

不要晚上看,会蛀牙。


--

3.出击!说理之术!


    判官老师捏着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御馔津同学,能否说明一下自三月开学以来你的学习状态究竟是糟糕到了什么程度?”

    御馔津耷拉着脑袋,一点都不想伸手去拿自己的考试成果,“老师,其实……我也说不好。”

    “你说不好?”判官脸上的黑线如果能被看到,估计砸下来都能把她给淹死,“那请问在学校学习的其实是你出窍的元神吗?”...

【荒御】如果我是学霸你敢爱我吗·上

荒:我的意中人是个学渣,有一天她会捧着终于及格的卷子来找我。

御:然后发现是老师多加了10分。你没猜中开头也没猜中结局。

荒:求你闭嘴。

单向暗恋变明向互恋,学霸荒x学渣御,发小冤家设定,OOC我的锅

超级欢乐der甜文~不喜勿入。


--

  1、启动!凌云之术!  

    “铃——”

    这道铃声响起就代表着离上课还有十分钟,荒看了一眼左前方的某个座位,叹了一口气。

    他从抽屉里摸出什么东西塞进口袋,然后离...

听说帅吞和墨镜更配哦(胡说明明是跟我更配X

某不务正业的猫头鹰:

@居無竹 太太新坑的吞。。。梦中情吞没跑了。考试时画的就记得吞扎了小辫辫有双排扣和原文完全不符但是还是想不要脸的艾特一波太太我吹爆太太的文。
说起来。。。这个是擅自画的,先给太太磕头道歉,太太觉得不妥的话我马上删😭😭😭
还有个茨。。。有空再说吧(咕咕咕)

【军队pa】论如何追到美人教官·番外

含有好东西的番外!!!


回家·上

    甭管万年竹乐不乐意,一目连捏着上头批准的休假单子拍拍屁股,带着一起休假的小男友远走高飞了。

    一个基地不可能同时休假正副队长,总得有一个留下看场子,于是等万年竹知道一目连竟然瞒着自己往上报了一个月的假期时,他当场就愣在办公室,而后眨眨眼,无奈地笑了:“以后可不能随便欺负荒了啊,被连连报复,很可怕的。”

    夜叉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抽烟,闻言嗤笑:“除了你,谁跟个神经病似的非要招惹荒?人那么优秀,捧着...

【军队pa】论如何追到美人教官⑧

//完结章//

小狼狗荒:万年竹那个沙雕胆敢骗我,我要拿他祭天!

连教官:虽然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确定打得过他?我都打不过哦?

小狼狗荒:……好汉不吃眼前亏,有道理!那我先撤了!

这次连着番外一起发了,免得大家等啦。我真可爱(你X)


--

十(1)、爸爸和孙子

    荒觉得,在J国的每一天都可以用年来形容。他躺在戈壁滩上,望着那黑得过分纯粹的夜空发呆。

    他试图回想起他是如何陪着一目连从毒窟里出来的,又或者他在制高点无声地等待了多久。他的从军生涯还非常短,但这是他所出过的所有任务中最难熬的...

© 居無竹 | Powered by LOFTER